首页 > 新闻资讯

资讯消息

《行疆》:134天骑一万公里拍50集纪录片,23岁小伙的“诗和远方”

2017-06-29来源:

“不睹骏马草原,怎知生命如歌。不查岩羊绝壁,怎谙自由真谛”。

134天,10248公里,一个人的毕业旅行,深入边陲异域,单车丈量这生息之地。”

——《行疆》序语

体育有着能震撼人心的力量,这是小编说过无数次并且深信不疑的话。今天,小编继续向大家介绍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暨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联盟全球总决赛(北京站)的征集作品,这次是一个23岁小伙子134天骑行一万公里的故事。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况露的骑行故事是从大学开始的。况露说,他是受了《中国国家地理》的影响,爱上了骑行,并且在大学期间就已经走遍了国内的半数地方。

(绿线部分为况露骑行过的路线)

2012年骑行川藏线,2013年骑行海南环岛,2014年搭车漠河北极点,直到2014年夏天开始,单人单车骑行中国——行疆。

为了这次骑行,况露做了很多准备。他放弃了校招签下的工作,通过发传单、摆地摊、送外卖,疯狂兼职积攒着骑行经费,几次向父母保证,完成这个梦想就安定下来工作……

“我来自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下面还有个妹妹,家里供我上大学已经不容易了,父母希望我毕业了就赶紧找份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一边是自己的梦想,一边是含辛茹苦的双亲,做任何一个决定都必须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况露实在是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决定承受那个代价。

“2014年6月大学毕业季,怀着对边疆与远方的向往,我踩着单车踏上了心中的间隔年旅行……”

用脚步去丈量,用心去感受

行疆行疆——寓意行走在华夏版图之疆域,特别是边疆地区,特别特别是不为外界所熟知的异域新疆。

况露的骑行从武汉开始,经鄂、陕、甘、青、新、藏、滇…… ,涵盖长江平原、三峡、神农架、野人谷、秦岭、渭河平原、黄土高原、青海湖、祁连山、丝绸之路、大漠线、连霍高速、北疆喀纳斯、霍尔果斯口岸、天山独库公路、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南疆和田、帕米尔高原、新藏线、阿克赛钦盆地、阿里神山圣湖、珠峰大本营、山南地区、雅鲁藏布江中游、丙察察线、西南横断山脉、怒江峡谷、藏北高原、羌塘保护区……

在我们看来或有些耳闻或完全陌生的地名,在况露的骑行中全都是有血有肉的故事。

武汉到拉萨耗时134天(2014年7月-11月);

山南+丙察察线耗时近30天(2015年7月-8月);

藏北羌塘路线21天(2015年10月-11月)。

在我们看来有些漫长又单调的时间,在况露那里都美丽又充实。

其中,第一阶段记录下的350+G的视频素材,加上后面两阶段的200+G视频素材,总共素材接近600G,最后制作成《行疆》成片50+集。

在大漠戈壁雪山荒原,独自一个人感受身体和心理的极限;

在阿里大雪封山,零下十几二十度躲避在废弃羊圈裹上所有衣服和被子入睡;

在哈密,被从内地移民过来的汉族乡亲大妈留宿吃饭,像儿子一样看待;

在新疆独库公路,被好心的蜂农拉去避风雪取暖,走了一公里还追上来送大米;

在帕米尔高原,留在塔吉克族朋友家住,跟他一起干农活、吃手抓羊肉……

用脚步去丈量,用心去感受,路上的风景不只是风景。

去吧少年,去你的“诗和远方”

最震撼的影片,往往有着最真实朴实的镜头。

况露用于拍摄的卡片机是花800元从淘宝买的。为了从存储卡转移数据到硬盘跑过十几家网吧,为了充电无数次厚着脸皮找商店饭馆老板说情。

对况露来说,最大的困难是拍摄工作必须完全靠自己一个人完成,为了录下一个最基本的骑行镜头,得停好车子取下脚架机器摆好机位,录完了,再骑回来检查视频取器材,要是没拍好就得再来一次。碰上一些复杂环境下的拍摄那就意味着花更多心思跑更远的路重复更多的流程。虽然辛苦,但况露却乐在其中。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面对这么多困难还能一路坚持下来,我想最好的回答还是那句‘源自内心的热爱’,骑行是我所认为的所有旅行方式中将速度时间金钱成本与深度观察学习、个人独立体验平衡到最佳的一种,而这样的旅行态度正是我对有限生命之无限热爱的一种践行方式。”

《行疆》没有精良的设备和专业的拍摄技巧,更没有大气磅礴的视角和精美的画面,有的只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和一颗追梦的心。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年轻的时候不去做,就再也没有机会去做了。”

去吧少年,去你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