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平台 > 详细

师旭平:里约之憾


      因为拍摄世界杯特别节目“GO巴西GOAL”,2014年5月中旬我又一次来到巴西。


      以前来过两次:第一次是1998年2月,采访朱广沪率领的健力宝足球队,以及圣保罗和帕尔梅拉斯两家足球俱乐部。第二次是1999年3月,专程到里约热内卢采访国际足联前主席阿维兰热,去了他的办公室、大型客运公司的一个停车场以及他的家。采访制成节目“我是巴西的儿子,我以世界的名义”,收到不错反响,同时也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图1:1998年2月在帕尔梅拉斯俱乐部采访主教练斯科拉里。4年后的韩日世界杯上他率巴西队夺冠,2014年巴西世界杯再次任国家队主教练,仅获第四名。右为李誉鸿。


      此番三访巴西,首站是圣保罗,然后去里约,分别逗留十余天。这让我有了想法:争取采访或至少看望一下阿维兰热,哪怕只有几分钟。毕竟老人已经98岁了。


      15年前采访阿维兰热时,翻译是李誉鸿,一位出生在印尼的巴西籍华人,健力宝队留学巴西的后3年主要由他料理,如今已是世界上排名前列的足球经纪公司的老总。在圣保罗和李誉鸿见面,寒暄几句直入正题,他非常赞成:“老先生对中国感情很深,上次他不是说过吗,他虽然退了,但是还有两个愿望,一个愿望是看到中国队打进世界杯,另一个是看到中国主办世界杯。世界杯2002年已经进过了,就看什么时候主办世界杯吧。”

图2:1998年2月采访圣保罗队球星德尼尔森。这位“盘带大师”后以3640万美元转会西班牙皇家贝蒂斯,是当时世界第一身价。


      李誉鸿往里约的阿维兰热办公室打电话,是秘书接的。“还是伊莱妮吗?”我问。“是。”“那时她就60来岁,现在还不得70多了。”“是啊,她说记得我们那次采访,但现在阿维兰热刚做了白内障手术,健康状况不大好,在家休息不上班,恐怕不会同意见面。”李誉鸿说,“她让我写个正式的函,她去试试,主要是怕转达我们的意思不准确。”


    5月27日中午,李誉鸿以公司名义发了电邮,当晚收到阿维兰热签名的邮件如下:


“尊敬的李誉鸿先生:

     我的秘书伊莱妮女士转来了您的电邮,有关1999年那次采访,对我来说是一次美好回忆。您提到CCTV-5的师先生因世界杯来到巴西,想再次采访我。我非常感谢师先生还记得我,以及对我的关心。但我已98岁高龄,因健康问题停止了所有活动,所以无法满足采访要求,请予以理解。

      祝师先生在巴西一切顺利,留下更多美好回忆。    

若昂·阿维兰热(签名)”

图3:今日的李誉鸿已是世界知名足球经纪人,有人说他的经纪公司位列世界前10,也有人说是前3。包括库卡、里皮、李章洙等教练以及中超大部分巴西球员的合同都由他的公司运作。


      5月31日离圣保罗赴里约前,李誉鸿说:“过几天我再给伊莱妮打个电话,阿维兰热健康状况如果好些,我们去看望一下,不做采访,也许还有机会。”


      6月5日下午,因节目情节的设计,我登上一架4人座观光直升机俯瞰里约。并非刻意寻找,完全是无意间,我看到一幢高层建筑,这正是我15年前曾经到访过的地方:其他海景楼房都是出门就到海滩,只有这座楼房前面留有一块运动场,是6个红土网球场和一个露天泳池,在空中极易辨认。

图4:乘直升机俯拍里约热内卢。


      阿维兰热的家就在这栋楼的10层1号。他曾在阳台上指着楼下的泳池告诉我,虽已83岁高龄,但每天游泳1500米,“医生说我的血管像60岁人的血管。”我说,这个位置好是好,但如果前面再盖楼的话,泳池没了,也看不到大海了。阿维兰热回答:“运动场属于全体业主,只要有一户不同意,这里就不会改变。别人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保证不会同意,所以我可以永远在这儿游泳,永远看见大海。”

图5:飞行员是一名巴西帅哥,名叫Diago。


      6月6日,李誉鸿告诉我:“又给伊莱妮打了电话,意思也都说明白了,但她说确实不行,她说老先生是很要面子的。”李誉鸿用了一个葡语单词,说伊莱妮说的就是这个词,就是要面子的意思,“她说阿维兰热一贯很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状态不好的话,不会让自己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

图6:6块红土网球场,一个游泳池,后面深色的高楼10层1号就是阿维兰热的家。


       阿维兰热多次访问中国,对中国体育特别是足球帮助极大。他使中国恢复了在国际足联的合法席位,同时让台湾以中华台北的名称继续保有国际足联的会员资格。这个模式被称为国际足联模式,包括国际奥委会在内的许多国际体育组织纷纷效法这个模式,中国得以重返国际体育大家庭。

已经到了老人的家门口,却没能去看望他,的确有些遗憾。

(本文经由作者同意使用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