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平台 > 详细

《追·忆》第2期:男儿当练拳,我的武术生涯


郭泽儒,是一名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的学生。在我的家族里历来就有崇文尚武的家风,我自幼习武,是武术赋予了我所有的一切

我的武术来自父辈传授,数代相传不曾断过。因此一打小就被灌输了男儿当练拳的思想。然而从我当时的内心来讲,对武术并不全是热爱,毕竟习武之路坎坷艰辛,对它的认识又是来自于家长所迫,于是武术这一词在我小时候的脑海中就被划入了痛苦区

那时习武的场地、教练水平都是有限的。在我武术生涯的前七年里,不论春秋冬夏,不论任何难度动作,都是在自家的土地上,在一滴汗一滴泪里完成的,那时的我真正体会到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句话的深意。

打小有数十个一起练武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在我父亲的言传身教之下学习武艺与做人。还记得那时的夏天格外热,中午训练结束后,兄弟们几个就会蜂拥拿起给院子洒水的水管,互相喷射嬉笑玩闹;冬天的太阳起得很晚,早上六点训练的时候还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几个伙伴一起结伴走去武术中心,空旷的马路上没有人,只有昏黄的路灯还在有气无力的亮着,我顶着奶奶缝制的小棉帽跟在他们后面一步步蹭着,还在打瞌睡的我眼睛紧闭头也后仰着,现在想起来都后怕,万一突然跑出一辆车还真是有危险然而不懂事的我们非但不担心,反而享受在这训练前最后的休息时光,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我们就这样走到训练场,父亲已经扫好院子在那里等我们了,他不断的搓着手呵着气,红着脸呵斥我们来得太晚。

一早上的训练就此开始,热身、柔韧、身体素质、基本功、难度、套路等等一个都不能少。练得好,表现不错的人会得到父亲的表扬,那是一件值得高兴甚至是炫耀的事,要知道他不经常夸奖我们,尤其对我更是如此。若是表现差、完不成要求的话那会付出相当惨的代价,这个字主要针对我说来惭愧,我的身体条件差与别人,可能是与小时候的营养有关吧,体弱多病可谓是我的标签。于是很自然的,父亲的要求与标准我总是完不成。父亲很要强,他会被我的种种不足激怒,于是接下来就是我受罪的时候了,他会让我们分成两组站在场地的两边,中间腾出一片空间,每个队伍挑出一个人来摔跤。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不由的腿软,因为我几乎摔不倒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看了一些人的过场后,终于还是点到了我的名字哎,没办法,亲爹在呼喊我的名字,那怎么办呢上吧……但我是很不情愿的好!父亲开始会让我们三局两胜,但是当我每次都毫无意外的三战全败时,父亲便会说出那让人抓狂的四个字:“再来一局!”

好吧,我承认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是我天生骨头硬,他这样越发地激起我的血性!

怕什么?再来!

两局过去了……剧情依旧,我又是全败……

   “再来一局!”

输了

   “再来一局!”

   ……

相信我,最后我也数不清到底摔了几局……真心话。我只知道我的脸是糊满鼻血的我的胳膊肘子上是沾满沙石的,我的膝盖是磨破几块皮的我的眼睛是不断地涌出对自己怨恨的泪水的,我的内心是愤怒却又无奈的。一句话,我全败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不,失败根本不是什么能把我打倒的东西,而是接下来父亲的话,我们姑且先把下面的话叫做讥讽

大家看见了吗?这就是功夫不到的样子,在比武场上你的功夫比不上人家,丢掉的不只是比赛,甚至丢掉性命。还有我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输了就留下懦夫的眼泪的人,东亚病夫!”

我竟无言以对!但此刻我恨他!

你要是以为父亲是一个只会体罚我、给我心理创伤的人,那你就言之过早了。训练结束后,父亲通常会打起温情牌,给我又是安慰又是买吃的,总而言之是各种暖心。你可能会问我你不是恨他吗?好吧,让我很没出息的说一句:“有谁会手里拿着父亲买的美食恨他呢”?

然而我不是一个只会吞下苦果的人,我要反击,他给我的压力越大,我越是要奋起!在训练的时候我开始反复琢磨、开始动脑筋思考、开始观看历届冠军的录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曾经的瘦弱少年如今已长成堂堂男子汉。每一次的训练都给了我技术与思想上的提高,每一次的比赛都给我珍贵的记忆与收获。然而成功的路总不是一帆风顺的,在我高考来临之际,报名参加了上海复旦大学的高水平运动员招生。毫无疑问,全家人对这次进入国家高等学府的机会重视万分。然而好事多磨,在去上海的前一周,一次很平常的训练中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后空翻动作,结果落地时莫名其妙的脚部骨折,这意味着我的复旦梦就此破碎,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不能自拔,内心蒙上一层厚厚的浓雾。在家人、老师的帮助和调节下,我逐渐走出阴影,最后选择了北京体育大学作为我的大学平台,这不仅仅是学校的选择,更是对武术的选择,是对我未来的选择。我已经在北京体育大学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大一,在未来的三年我定会绽放最大的光芒。

崇文尚武是在我心中永远流淌的血液,读书练剑走正道、爱国修身铸武魂。我会站在北京体育大学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学校、为中华武术添上一砖一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