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平台 > 详细

《追·忆》第1期:40年前此时此刻:天山上的往事


我们都在赛道上奔跑,追的是人生,身后洒下的,是满地的记忆。

人是因为他人的存在而感知到自我的存在,所以人会分享,会感动,会懂得快乐与痛苦。洒在身后的记忆,只有与人分享才有存在的价值。我们的《追·忆》将会带您停下追逐的脚步,转身拾起掉落的记忆,告诉别人那些记忆中关于追逐的故事。

今天,第1期《追·忆》,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师旭平老师为我们带来他的《40年前此时此刻》。




   高海拔打球本就像踩棉花,两腿打软,从下坡处往上进攻,更是严重考验心肺。


   连90岁的老父亲都玩微信,70挂零的老连长和我微信互粉就不算什么新鲜事了。

   老连长328日微信说:“特务连多省战友聚会定在2015418日,地点是宝鸡市陈仓区,请你告知北京战友。你还有一项任务,介绍参加全军61个群众体育活动先进单位表彰会的情况,毕竟咱们连是11团在全军范围受到表彰的唯一连队……”

   老连长所指“全军61个群众体育活动先进单位表彰会”,距今刚好40年。

19753月底,特务连所属陆军第4师步兵11团,从驻地阿克苏经库车开进天山修筑战备公路。11团是4师精锐,只军训不施工,这次进山,是替换12团。作为4师所辖的3个步兵团之一,12团修路7年,没进行过军事训练,几乎成了穿军装的筑路民工。师长一看这样下去怎么打仗?下令:“12团撤下来整训,11团上!”

331号,各连队抵达天山深处的指定区域,全团一线排开,首尾相距上百公里。

   特务连殿后,在海拔2500米的一个高山湖畔安营扎寨。白天伐木盖房,晚上露宿林中。山里夜间气温不足0度,为防冻伤,战士们两人一组头脚相抵睡一个被窝,地面铺两层羊毛毡,再铺两床棉褥,合盖两床棉被,再压上两件羊皮大衣和两套棉衣棉裤,最后还要戴上皮帽子包住头部。

   几天后,木屋建成,与《林海雪原》少剑波、杨子荣住的基本一样,每班一屋,依山傍湖,错落有致。同时,一个简易篮球场落成。山里没有平地,只能找一处缓坡加以平整。高海拔打球本就像踩棉花,两腿打软,从下坡处往上进攻,更是严重考验心肺。

   施工没几天,指导员找我:“5月中旬在北京开第3届全军运动会,会上要表彰一批群众体育活动先进单位。新疆军区通知各师、团报材料,团首长决定咱们连参加评选,先在师里评,评上以后再拿到军区评,军区评上了才能去北京。这两天你不要去工地,留下来写材料。”

   “新疆军区只有3个名额,好好写!”

   作为入伍4年多的老兵,我对特务连开展体育活动的历史和现状了如指掌。几年来,由于在新疆、陕西等省招了些学生兵和下乡知青,排球、乒乓球、拔河、器械运动十分活跃,篮球更是师、团翘楚。全部由特务连战士组成的11团篮球队声震全疆,以11团为骨干的4师篮球队,凭全胜战绩斩获新疆军区冠军,上场5名主力有4人来自我们特务连。此时,为备战第3届全军运动会,新疆军区从4师借调一名中锋补充实力,不用说也出自11团特务连。新疆军区没有手球队,4师篮球队正苦练手球,将作为军区手球队参加5月的第3届全军运动会。

   我钻进木屋不出门,没桌子,趴床上用棉被垫着写。山里空气极好,木屋又是四面漏风,所以大脑无高山反应,供血充足。两天后,一份3000字的“材料”完成了。

   转眼5月初,指导员说:“咱们连被评上了,团里本来让我去,但这边任务重,走不开,跟连长商量派你去,团里同意了。”

   到了北京,发现被表彰单位的61个代表,都是40来岁的营团干部,20多岁的战士只有俩,一个我,另一个是甘肃兵小李,来自海拔4400米的卡拉苏边防站。不仅如此,代表中唯一的“非军人”也出自新疆,他是军区后勤部汽车修理厂厂长。新疆军区的3位代表完全是“奇葩3人组”。

   运动会期间没啥新鲜事,除了看比赛,就是大小会取经,轮流读“材料”。实话说,特务连的“材料”最扎实可信,单说题目,“步兵第411团特务连开展体育活动情况介绍”,没有“高举”“发扬”“突出”“继承”等唬人字眼,简单朴实明了。

运动会结束后,代表新疆军区参加手球比赛的4师篮球队,有3个人被八一手球队“挖角”,3人中一个来自乌鲁木齐,两个来自西安。40年来,他们进过国家队,有的当过国家队教练,执行过援外任务。有的先后成为八一女篮领队、八一游泳队队长、八一科研所所长……老连长微信叫我“告知北京战友”,指的就是这3位。他们也将前往宝鸡,向40年前的老战友、老首长汇报特务连体育故事的续篇。本文转自“第五频道”,经由作者同意转载。